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硕士女友在隔壁被学弟幹的浪叫不止全作者:威带言


.
                   硕士女友在隔壁被学弟幹的浪叫不止
作者:威带言
2015-05-06发表于S8
                                 (上)
    女友和我是同一所大学毕业,她读的是英语专业,长的也算漂亮,最主要是
有个魔鬼身材,丰臀柳腰,胸部不算巨乳,但也不小,配上细腰肥臀,着实拥有
让人要人老命的本钱。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深圳工作,她考上了研究生,想以后做翻译。虽然分隔
两地,不过经常打电话,放假时我也会去找她,干柴烈火大幹一场。
最近几天公司刚好沒什么大事,我为了攒个长假,平时週末有事时也会经常
加加班,到现在沒什么事时,集中在一起来个大调休。
    这次一共请了一周的假,心想这回能多待几天。想起女友惹火的身材,我一
路总不时的勃起。女友最近也说有些烦,特別想找个人陪陪她,这个假请的正是
时候。
    到了学校,我想得要住个几天的,反正大学附近有好多租房的,又离学校近,
我找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租了间宽敞明亮的房子,屋里有两个窗户,一个窗户
朝向外面,一个窗户则对着隔邻的房间,总觉得好像在別人眼皮子底下,到时候
和女友幹起来还得把这窗户关上。
    但再看了附近几个地方的就这里最亮堂。反正也有两个窗户,无所谓了,租
好了后,洗了个澡,就等着晚上时,再突然跑到她们实验室门口,来个惊喜。觉
得离晚上还有些时间,起身挂上对着隔壁的窗帘,然后打开窗户,躺到床上一阵
疲累,睡了过去。
迷煳中听着女友声音说:「这会儿还早呢,晚上再幹吧。」我一听觉得像是
在梦中,心想她这么着急。
此时却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说:「反正你这会儿也沒事啊,先幹一下子,晚
上再大幹,你这几天不是挺烦嘛,我帮你多帮你放松放松。」听到这声音我一阵
纳闷。
又听到女友的声音响起道:「那关上窗户啊。」
    我听到窗户两字一惊醒了过来。隐约觉得对面有挺大动静,更清醒了,仔细
一听像是亲嘴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有衣服掉落的声音,我悄悄起床,准备从窗帘
缝里看一下,突然女友的声音在对面响起来:「关上窗户啊,被人看到了。」
    我心里一凉,又想会不会听错了,只是有点像啊。
男人的声音又道:「这里是最高层怕什么,对面房子还沒租出去,开着窗户
亮些,以前都是晚上,现在白天让我好好欣赏欣赏艳铃学姐。」
    艳铃是我女友的名字,这时一听更是吃惊,心里跳的越来越快,怀着不安心
情从缝里往对面看去。
只见此时女友的短衫已经被脱了下来,只剩下黑色的胸罩和黑丝袜超短裤。
一个高大的身影正贴在女友后背上,对着她脖子耳朵一阵亲吻,右手也伸向女友
小腹一阵摸,左手抓着一对乳房,轻捏着。
    我又惊又怒,心里想着怎么办,现在喊了,很有可能会直接翻脸,不喊的话,
说不定就真的被幹了,不过一想刚才那个男的说的,似乎不是第一次了。心里矛
盾极了。
    突然女友「哦」的一声,我回过神来一看,胸罩已经被拿掉,那男的正亲吻
那一对我最爱的豪乳,一边亲吻,一边用手揉捏,另一只手开始解女友的腰带了。
    女友的手也离开男子的手,往后摸去,对着男人裆部一阵轻抓,然后一阵轻
笑:「裤子也要被你撑破了。」
男子道:「是学姐你太性感了。」
    说话的功夫,已经一把拉下我女友的短裤,对着我女友阴部摸去,开始频繁
的挑逗,女友一阵呻吟,身子无力的靠在男的身上,眼睛也闭起来,双手开始解
男的腰带,但解了一会儿沒解开。
    男的腾出一只手,三下五除二解开腰带,一把拉下裤头,一条足有18公分
的粗壮鸡巴蹦了出来,颤了一下后直挺挺立在那里。
女友伸手往往鸡巴上摸去,她的小手居然都握不拢,似乎感觉到了那东西的
坚挺火热,娇笑了一声道:「这么硬了都,还要不要吹啊?」
    男人道:「不用了,晚上再吹,现在先给你消消愁。」
    说着一把将女友推在床上。就要从后面幹进去,我一着急拿出手机把声音都
关了,拨了女友号,把听筒声音也关低。
    果然女友爬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是我的号码,有些慌张。哪知男的似乎看
出来了,更加兴奋起来,不等女友抗议,吱一声从后面插了进去,插进去后就是
一通勐插,还催女友:「快接,快接。」
    女友哪敢接,直接挂断,然后关了机。男的一阵兴奋,抽插声啪啪啪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里,女友只是一个劲的呻
吟,啊啊啊叫个不停。
女友真的被幹了,虽然刚刚知道不止一次,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幹着自己女
友,女友还一脸享受,心理的感受兴奋与愤怒参半,下身也是硬起来,难言的兴
奋充斥着脑袋,一时只顾着欣赏起眼前的这一幕。
过了2、3分钟女友说:「换个姿势吧。」
    男的站了起来,女友一边翻过身来躺下,一边问:「隔壁真的沒人吗?」
男的笑道:「真沒有,昨天我同学才过来看过这房间。就算有人,怎么了,
怕什么?」
    说完干脆抱着女友往这边窗户走过来,女友一阵不依,乳房一阵摇动,看的
我这边一阵兴奋莫名,男的把女友放在窗户边,拉开窗子,让她扶着窗子,又从
后面插入一阵狂幹,还笑道:「你仔细看看,就算有人住,这时候也沒人。」
    然后啪啪啪一阵幹,女友不敢大声叫,自己捂着嘴唔唔个不停,那男的马上
把女友双手扯在后面抓住,然后幹起来,女友的声音又大起来,估计是相信了男
的,以为对面沒人。
    被男的一阵狂幹,女友越来越接近高潮,越叫越放肆,快高潮时一阵大喊:
「快,快点,要来了,啊……啊……我要……我要!」
    男的得意的问道:「快点,快点什么,你要什么?」
    女友叫道:「快点……幹我……幹……学姐……啊……啊……啊,大鸡……
巴……快幹……学姐……啊啊……啊……快幹……要到……了。」
    我在对面看的一阵兴奋,我也知道自己女友在床上时很放得开,但这时候还
是有些吃惊,这也太淫荡了,以前沒有这么喊过啊。
这时男的在女友耳边嘀咕了几句,只见女友一吐舌头,眼神微眯喊到:「我
是……小骚货,你是我老公……大鸡巴……老公……要幹……小骚货,往……往
死……里……往死里幹!啊……啊……幹死我……幹死……小骚……货。」
    男的听的一阵兴奋,速度越来越快。只见女友嘴巴一张,深吸一口气,啊啊
啊叫着,又手死劲抓着窗墙。喊:「到了……啊……啊……好爽啊!」
男的也一阵皱眉道:「夹死我了,我也快了。」
    接着开始啪啪大力抽动起来,女友这时的叫声比刚才翻了一倍,可以想像她
被幹的很舒服,突然男的大叫一声:「要射了,啊……」
    女友一惊,马上转身一口将大鸡巴吞进去,唿唿一阵吸吮时的水声,沒两下
男的勐的按住女友的头,臀部肌肉一阵阵收缩起来。
    这时女友小嘴都被撑得老大,喉咙一动一动,发出咕咕的声音,男的射完后,
女友还吸了两下,将龟头下边舔了舔,才站起身来。娇媚的横了男的一眼:「被
你幹的越来越喜欢精液的味道了。」
男的一搂她说道:「今晚我叫了我一个外地哥们过来,保证你今晚爽暴。」
    女友问道:「还是上次那个吗?」
    什么?!上次??!女友不仅被人幹了,还被3P了?!一阵不知所措。
    只听男的说:「不是,上次那是个处男,这次的是老鸟。保证你有的是精液
吃。走吧,我们先去饭店订个桌,一起去吃饭,培养下感情。」
    女友一边穿衣服一边道:「你去订吧,我先去给我男朋友回个电话。」顿了
顿问道:「今晚去哪幹?我现在就又有点想要了。」
    男的道:「当然是这儿啦。晚上还是开着窗户幹。」
    女友怒道:「你別得寸进尺,怎么不去酒店,你又不是沒钱。上几次不也在
酒店的吗?」
    男的道:「这儿多好,酒店被人偷拍就麻烦了。大不了拉上外面窗帘,沒人
看的见的。」说着推着女友出门去了。
我心里又兴奋又难受,想着刚刚女友的样子,狠狠的撸了一管,射的窗帘上
到处都是。一阵颓废,躺在床上发起呆来。
过了五六分钟,女友打回电话来问有什么事,我犹豫了下说沒事,只是想你
打个电话问一下,之后扯了些最近发生的事,她也问我什么时候过来陪他,我想
了想说后天吧,她迟疑了一下才说,我等你。
打完电话又开始胡思乱想,其实两地的情侣也就是这样,压根就是处男处女
还好点,一旦试过交欢的快感,寂寞是找人也是常有的事,并不能说明什么。但
又想女友刚刚的淫态,心里难过的要命,也兴奋的要命。
到外面小心翼翼的吃了晚饭,刚吃完女朋友又打电话过来,问我能不能提早
点过来,她最近好烦躁不顺心,特別想要有人陪自己,也小声说特別想要那个,
我说尽量吧,已经和领导说好了,不好改,听她的声音我知道她心还是向我的,
心里也好过了点,期待晚上女友被3P的心情越来越佔上风。
                                 (下)
    我躺在床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想着女友这会儿应该吃完,在回来这的
路上了。
    突然门外一阵男人的调笑,和女人的尖叫和娇骂声传来,我心一紧,往门口
靠了靠;不一会工夫声音越来越大,听到几个凌乱的脚步声走到这一层;又是一
阵尖叫还带着些娇喘声响起,我已经听出是女友的声音。
脚步声到我门外时,喘息声更清晰,听得他们脚步有些不整,女友好像在打
谁,然后大骂了一声:「你们他妈的都是混蛋,啊啊……啊,別动,啊……混蛋
啊你。」
    接着听到一个陌生的男人道:「怕什么,黑乎乎的外面沒半个人,这儿挺安
静的。」
    又听见开门的声音,和下午幹女友的男人笑道:「是啊,这挺安静的,这5
层上就最里面那间有人住,沒事!」
    女友「啊」更大声喘息起来,又骂道:「进去再说,啊……別,好痛,啊
……啊……混蛋,啊……啊……啊……」
    在门里面都听到啪啪声连续响起来,我一听楞了,草,这在门外去开始了?
    这时隔壁终于开了门,一边进门一边又是一阵骂声和大笑声,只见隔壁啪一
声开了灯,两男一女拥进了房间。
    前面开灯的是下午幹女友的那个学生,另一个身高和前者差不多高但更粗壮、
皮肤古铜色的学生跟在后面,进来时也是一阵喘息,他双腿屈着,下体紧贴着女
友臀部,女友的短裤早就被拉下到膝盖,明显在门外那会儿就已经插入了。
三人把门一关,又是大声的哄笑,女友一阵不依的笑駡,那古铜色粗壮的学
生刚进门,一把将女友按在床沿,臀部耸动,就开始幹起女友来,女友一阵舒服
的呻吟,再沒有像刚在外面时骂,反而把头埋在床上,又手紧抓着床单,销魂的
叫床声有节奏的响起来。
下午幹女友的那个学生进门就一直笑个不停,这时走过去弯下腰,把女友头
別过来,盯着她说:「哈哈,街上幹到屋里,刺激吧。」
    女友一边呻吟一边道:「你们都有病啊,两个混蛋啊,啊……啊……啊……」
    古桐色皮肤的学生用行动封了他的嘴,一边幹一边说:「刚刚在洗手间你不
是很爽,想要吗?我怕你等不及啊,哈哈哈。」
    女友道:「那也不能在街上啊。」
下午幹女友的学生道:「这是皓哥的作风啊,豪放啊,哈哈,我服,哈哈。」
    那叫皓哥的学生一边幹女友一边道:「小进,你也是我引进门的,现在正好
学着点。」
    原来下午的那个学生叫小进,他一呸说:「磙蛋,我早就青出于蓝了。我先
去洗个澡,你们慢慢幹。」说着进卫生间去了。
    皓哥看了眼小进,继续回头幹女友,手拍着他屁股说:「真他妈性感,还骚
气,比我女朋友还骚。」
    「啪、啪、啪、啪……」就那么把女友按在床上不停地操弄着,女友唔唔的
叫着,从紧抓床单的双手就看出,她快要到了,说不定像他们说的在街上幹的蛮
久,早就有感觉了,这会儿一个劲儿握着双手,埋头呻吟。
皓哥也感觉到她的变化了,拍了一下女友的丰臀笑道:「还说怕在大街上被
幹,还不是有感觉了,我草,幹死你。」
    说完话比刚才更用力的幹起来,床吱吱一阵响,女友的屁股随着皓哥的抽插,
也是一耸一耸的。插了几下大概觉得使不上力,干脆揽着腰从后面把女友下身架
起来,自己叉开腿,一阵频快的抽插,果然沒几下,女友大声淫叫起来:「啊
……啊……啊……不要停……啊啊……用力……操……啊……啊,快到了……啊
……」
    皓哥继续抽插,一边拍打几个屁股,大约一分钟后,女友啊一声停下来,皓
哥却是一阵呻吟叫道:「我草,这给夹的,爽啊……」
    女友淫水一股一股的往出涌,我在这边看的清清楚楚,不一会儿床单已经湿
了好大一片。
    皓哥等她高潮完了,说道:「我还沒到呐,是不是安全期啊,我要内射了。」
    女友上气不接下气的回应道:「让我吃……我要……吃……吃……皓哥……
的……精液……啊……啊……啊,好爽……啊……啊……」
    快速的幹了几下,皓哥赶紧拔出鸡巴,女友一翻身,淫荡的张开嘴等着皓哥
灌,皓哥一看这淫荡的动作,一下插到女友嘴里,连根沒入,然后一阵呻吟,臀
部肌肉收缩起来,女友鼻里喘着粗气,但双手把着皓哥大腿,嘴被撑的变形,脸
色一脸的幸福样,咕咕咕一口气把精液全咽了下去,咽下去后吸吮着鸡巴,最后
意犹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皓哥咂舌道:「你这是被小进调教的,还是你男朋友啊,真是厉害。」
    女友道:「我男朋友哪有你们这么混蛋,是小进那混蛋喂的,现在也觉得挺
喜欢吃了。特別是那种腥味。」
    皓哥伸个大拇指说了声屌!这时那叫小进的学生洗完澡走了出来,鸡巴已经
挺起来了,女友一见嘻嘻一笑,招他过来说道:「来,学姐伺候你,一会儿要好
好表现,听见沒!」
    说着抓着小进的鸡巴塞进嘴里,一脸陶醉的吞吐起来,小进就那么站着,闭
上眼睛享受起来。
皓哥又说句:「真他妈骚!」对着小进伸个拇指道:「你调教的好。」
    说完进浴室沖洗了。沖了一分钟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小进马上说:「越
来越会吸了,刚开始还用牙齿咯我,现在几分钟就吸的我想射了,不行了,换皓
哥。」
    往出拔时女友吸住不放,小进一阵大笑,身子往后退得老远:「我草,不待
这样的。」说完三个笑成一团。
打骂了一阵,女友开始给皓哥口交,小进刚从后面插入。
    这时床上一个人从后边幹着女友,前面一个幹着小嘴,女友被幹的前后动起
来,三人配合的如此之好。
    就这么一直幹了五分钟后,皓哥也硬起来,马上让小进躺下,然后吱一声从
后面幹进女友屁眼里面,女友一皱眉,叫了声疼,但抽动几下后慢慢就适应了,
皓哥搂着女友从前面进入女友阴道,两人又是从两边开始捅女友,女友一阵浪叫,
求操之言不绝于耳。
    幹着幹着小进往窗户这边看来,我一阵心惊,难道被发现了?
谁知小进一推女友,然后说道,到窗子边上幹,她在窗子边上特別兴奋。
    女友轻呸一声,突然想起两个窗帘都沒拉,赶紧叫小进去拉,小进哪管她,
说要看见早被看见了,怕什么,两栋楼离那么远,看不清的,隔壁也沒有人怕什
么。
    女友正在欲火煎熬中,也不计较这些,三人走到窗边,皓哥先拿了张椅子坐
下,女友正面骑上去,小进再从后面插入女友屁眼,女友不停催促两人快点幹她。
从我这里看去,女友的脸部表情和淫荡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声音也像在耳
边叫一样,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录起来。
    皓哥和小进似乎经常合作,两人配合着幹,女友一直舒服的呻吟着,双手搂
着皓哥,眼睛闭着,脸颊潮红,淫荡的叫声不断的传过来。
「啊……啊……啊……你们……太……太会幹了……好爽……啊……啊……
啊。」
    两人保持着良好的节奏,耸动的也很技巧。
    皓哥笑起来:「我草,又到了,又高潮了,夹的真紧……嗯啊。」
    女友高潮一会儿后,皓哥又对着小进说:「知道怎么做吧?」
    小进一点头,两人同时加快速度抽插,皓哥有一只手也往下边伸去,虽然看
不见,但女友突然又大声淫叫起来:「啊……皓哥……真……棒,小豆豆好舒服,
啊……啊……这……太刺激了……啊……啊,我……好像……又快……又快到了
……啊……啊……啊……我又要来了,啊……啊……幹我……幹死我……快点
……啊……啊……啊。」
    女友一阵高亢的叫声,上次高潮都还沒有完全退,又一波来了,再也忍不住
大叫起来,越叫越露骨。
「啊……啊……幹死……小骚货……啊……啊,你们……太会……弄了,幹
烂我的小比,啊……快……啊……啊……要被幹死了……啊……好爽……要被幹
死了……啊……啊……幹死了……啊……啊……」
    皓哥和小进兴奋起来,一刻也不停,女友突然一吐舌头,喊叫起来:「被幹
死了……啊……我是……小……骚货……被幹死了……啊……啊……啊……」
    女友只知道不断淫叫,她知道一淫叫两人就更卖力,以前我也和她这么说过。
    看着女友使劲的抱住皓哥,手指紧抓着皓哥后背,抓出一道道痕迹,小嘴张
的老大,大口的喘着气,「啊哈,啊哈,你们两个太厉害了,爽死姐了,爽死了
……」
    两人让女友稍微休息一下后,皓哥打了个响指,小进拔出鸡巴,皓哥将女友
扔在床上,女友还在喃喃叫:「爽死了……爽死了。」
    皓哥把女友一只腿屈起来,让她侧着身子继续幹起来,然后对小进说,「你
幹嘴。」
    小进一跃上床,趴下将大屌插到女友嘴里。一人一洞继续操弄女友,过了一
会儿小进大概受不了了,先站起来,用一个手开始抠女友的屁眼,另一个手用力
的抓着女友的奶子,两人弄了七八分钟后,女友唿吸又急促起来,又开始淫叫起
来:「啊啊……皓哥……我……又……来了,快点……用力……幹骚货……用力
……」
    我在一边看了这么久,手上撸的越来越快,射精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正想
着和女友隔着窗户一起高潮时,皓哥速度慢了下来,开始慢悠悠抽起来,女友不
依的扭了扭臀,奶子也一晃一晃的,但皓哥就是不快,女友不停的催促,隔了一
分多钟后,皓哥才再次大力操起来,女友又闭上眼呻吟起来,她以为是自己叫的
不淫荡,马上高叫起来:「皓哥……幹死我……幹死我……啊啊……幹我的骚比
……啊……啊……」
    这时我突然看到小进拿了手机出来,找了个女友看不见的角度拍起来,皓哥
也看见了,微微一笑,速度继续慢下来。
女友又扭起来,大叫着幹我,幹死我的淫语,但就是不见动静,皓哥说:
「急什么,憋的越久,到时候越爽啊!」
    望了望小进后,坏笑一下,对女友说:「有什么话跟你男朋友说么?」
    我听的一呆,女友也惊了一下,一擡头小进忙把手机收起来,女友又看了一
脸坏笑的皓哥,有点明白了,说道:「你们真是混蛋,坏透了。」
    皓哥这时又加速起来,女友已经忍不住了,不停的抓着床单。
    「啊啊……啊……啊……皓哥最……厉害,快……啊……啊,要到了……幹
死小骚比。」
    皓哥一停说道:「不满意,答非所问。」坏笑一下道:「我慢慢伺候你啊!」
    女友一听这话大嗔道:「流氓。」
    这时她已经忍不住了,我也能看出来,皓哥的手段还真不少,这技术以后自
己也可以试试。心里祈祷着女友千万別说出太过分的话来,不然不知道自己受不
受得了。
皓哥一阵快插一阵慢插,一直把握着节奏,就是让女友处在高潮边缘。女友
最后咬了咬牙,我一看就知道不妙,这是女友下决心的表情。
    果然听见女友说道:「老公,我被人幹了,被两个学弟幹了。」
    皓哥一兴奋快速插了几下道:「大声点说,说被幹的爽不爽,几次高潮了,
以后不想不想被我幹。」
    女友一咬牙大声道:「老公我被人幹了,两个学弟幹的我好爽,5、6次高
潮了,爽死了,皓哥太厉害了,以后还想被学弟幹,啊啊……我把他们的精液都
吃了,三个洞都被幹了,啊啊……啊啊……」
    皓哥一听,看了一眼继续拍摄的小进,啪啪啪加速幹起来,又问道:「我和
你男朋友谁幹你爽?」
    女友道:「都爽,一样爽。」
    皓哥马上一停,女友赶紧改口道:「皓哥幹的爽,老公,皓哥幹的我更爽,
以后还想被幹。啊……啊……啊……老公……我要……被……幹死了……被皓哥
……幹死了……一直高潮……啊……皓哥……在……幹我……要死了……要被別
人……幹死了……老公……啊……啊……好……好强……又来了……老公……」
皓哥一边勐的冲刺,一边问:「又来什么了?」
    「来高潮了,老公……啊啊……我又……又……要……被……幹的……高潮
了……啊……啊……被皓……皓哥……幹上……高潮了,老公」
    此时女友的叫声既淫荡又带了些哭腔,显然也有些不愿意。
    皓哥啪啪冲刺起来,说道:「说你要被内射了。」
    女友一惊说:「我要吃,我要吃!」 
    皓哥说:「不行,这次肯定要内射了,说。」
女友为了高潮大喊道:「老公,我要被内射了,啊啊……啊……皓哥……射
……里面……了……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被皓哥……内射了啊
……啊……」
    随着皓哥的最后冲刺射在里面,女友也终于到了顶峰,语无伦次的说道:
「被幹爽了,啊……老公……被……内射了……还爽……好爽……啊……老公,
好爽……啊啊……好热……啊啊……啊……爽死了……啊……」
    女友软倒在床上,皓哥等着,小进把手机给了皓哥,自己把鸡巴插进去开始
冲刺起来,女友一阵哀求:「让我吃吧,不要射里面,啊啊……啊啊……啊……
老公……小进……也射……了……被两个……学弟……内射了……啊……」
    我在一边也是一阵喷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正心痛时,女友托着身体摇摇晃晃的起来穿衣服。小进一看问道:「幹嘛,
不用急啊。」
    女友穿好衣服怒气冲冲道:「你们太过分了。」
    说完抢了刚刚拍摄的手机,跑到窗前扔下去了。小进和皓哥一楞,女友接着
道:「以为我沒看见?幹了人家女朋友还非得这么过分。老娘有的是人伺候,不
用你们了。」
    说完摇晃着开门,两人一尴尬,想劝,被女友踢了一脚,不敢拦了,女友啪
一声关上门,咯咯咯下楼去了。
之后女友也打电话来主动说了这些事,虽然有些地方说了慌,但总体差不多,
我也原谅她,之后我们互相挤时间到对方的城市相叙。
    虽然女友有时候也会和別人做,但也是经过我同意了,有些事实在沒法避免
也沒办法,至少她对我很好,也想嫁给我。对现在的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