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淫女的心事你別猜作者:leeheen2013


.
                          淫女的心事你別猜
作者:leeheen2013
    菲菲大汗淋漓,浑身上下黏煳煳的,精力就像被抽幹了一样,累得一点力气
也沒有了。
    今天是搬新家的日子,她和妈妈还有继父开着那辆破旧不堪的皮卡丘,在路
上整整颠簸了一个早上,到中午的时候才抵达新房子。中午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之
后,她就一直帮着父母的忙,一直忙到现在──晚上十一点钟,该躺下来好好歇
歇了。
刚沖完凉出来,床铺还沒来得及整理,菲菲便一头倒在杂乱的被褥上。可爱
的少女赤条条地仰面躺着,浅棕色的长髮像海藻般在她秀美的脸庞上铺散开来,
潮乎乎的身子散发着沐浴露的馨香,就像一朵娇艳的花儿在午夜慵懒地绽放着。
    经过一个下午的忙活,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地歇一歇了,让新奇的想法自由地
在脑海里驰骋,编织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梦想──那些有关花季的绚烂的美梦。
她还记得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当她站在床头的穿衣镜前穿衣服的时候,她
的身体的变化第一次让她感到如此震惊。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歪着头瞥着镜子里的自己,原本纤瘦修长的身体,现在似
乎正在逐渐地饱满起来,每一寸皮肤也逐渐地变的柔嫩白皙,阴毛不知什么时候
已经变的黝黑透亮,浓浓密密地覆盖胯间的高凸的肉丘上,形成一小片可爱的倒
三角形。
    鲜红的乳头已经肿胀了好一段时间了,还有些隐隐发疼,乳晕变得越来越明
显,形成一个完美的淡褐色的圆圈围绕着肿胀的乳头。
    变化最大的就是胸前白花花的乳房了,这段时间以来它一直在变大。她觉得
已经够大了,甚至可以用得上「浑圆」这个词语来形容,但是它似乎沒有停止的
意思,还在继续变大变圆──她的阴毛、她的乳房明确地告诉她,她已经不再是
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了,神奇的岁月让她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浑身上
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就像丑陋的小毛毛虫终于破蛹而出,变成了漂亮的蝴蝶。
想到这里,一丝笑容在嘴角浮起,越来越明显,最后嘴巴终于愉快地咧开,
忍不住发出「咯咯」的笑声来。
    对于这一切变化菲菲真的很满意,她为自己渐趋完美的胴体感到骄傲。也许
距离真的能产生美,她开始有点想阿华──她的男朋友,或者应该叫「情人」,
不过都一样。一想到他,菲菲的阴道里就有了异样的反应,簌簌地痒起来……
客厅那头传来「砰」的一声关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父母的卧室门已经
关上,菲菲知道接下来他们即将会幹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销魂的
呻吟声,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隔三叉五地在他们的卧室里响起来,有时候在菲
菲还沒睡着之前,有时候在半夜,有时候在天还沒亮的时候──似乎忘了她还有
一个女儿睡在另一房间里。
    菲菲屏住唿吸等待着那熟悉的声音,对此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果然,沈重的「噼啪」、「噼啪」的声音,在父母的房间里鬧腾开了,就像
猫舔浆煳的声音,酣畅而有节奏,夹杂着妈妈粗重的喘息声,疲累而又喜悦──
这些混合的淫靡的声,响在寂静的夏夜里变得格外清晰,这是夜的唿吸,把那紧
紧封闭的房间变成了一个巨大而性感的立体音响,欢快的音符从客厅弥漫过来,
越过虚掩的门缝,撩拨着他们的女儿的神经。
    菲菲的心里像有蚂蚁在上面搔扒,遏制不住的冲动在悄然生长,使她的阴道
开始紧张起来,开始分泌甜美的汁液。
在这让人意乱情迷的声响中,菲菲闭上双眼,想像着阿华就在身边,那双粗
大的手掌正揉弄着自己白花花的双乳。
    「不大也不小,正是我想要的大小」,阿华不止一次这样对她说。
    菲菲把自己的柔软的手掌覆在柔软的乳房上,用拇指和食指温柔地掬住粉红
的乳头,就像握住小巧粗糙的橡胶头,试着轻轻地捏弄拉扯。
    战慄的快感从乳尖扩散开来,从她不安扭动的身体里穿过,就像水波那样漾
过去,一波又一波。她的脸烫乎乎的,唿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乳房在温热的手掌
下迅速地鼓胀起来。
    她仰起头来,乜斜着媚眼看了看她的乳房,它们被她的手掌握着,从两边挤
拢来,刚才手指的挑逗和刺激,敏感的粉红蓓蕾已经充分膨胀,像新鲜的草莓尖
在乳房的顶端悄然而立──所有美妙的感觉,都来自这颗小小的肉丁,这一度让
她难以想像!
菲菲的手离开了柔软肿胀的小山丘,开始沿着她的肋骨,越过柔滑的腹部向
下探索。手掌爱怜地感受身体的曲缐,从平坦的小腹上软软地滑下去,来到光秃
秃热腾腾的肉丘上──今天早上出发来到这个新家之前,她在洗手间里找到继父
的刮胡刀,将阴毛剃了个精光。她不喜欢那些捲曲的阴毛,虽然它们很漂亮,不
过自从她习惯了不穿内裤以后,拉牛仔裤的拉鍊的时候,齿扣总是不小心把阴毛
给扯住,常常痛得她尖叫起来。
当她的手指陷入湿哒哒的肉缝中,拨开柔软的阴唇插进潮湿的阴道里那一刹
那。她的思绪回到了她和阿华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就像所有被迫分开的恋人那
样,她眼泪汪汪地吻他,抚摸他,迫不及待地要和她幹那事,以为通过身体就能
把他深深地记住。
这是前一天晚上,所有的傢俱都已经装到了那辆可怜的皮卡丘上,满满地装
了一整车。
    阿华的爸妈拎了几瓶好酒到家里来,妈妈炒了几个小菜,让继父陪他们喝酒。
这是他们在这个社区最好的朋友了,阿华沒有过来。
    「怎么叫也不来,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成天看电视,真让人担心!」
    阿华妈妈苦笑着说,只有菲菲知道,他在等她,不想让父母看出来。等待妈
妈小菜上桌后,几个中年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热乎起来的时候,她瞅空偷偷地
熘出来,直奔阿华家而去。一进门,阿华就紧紧地搂住她抱起来,抱到房间里的
床上压了上去。
「哦……」她情不自禁地呻吟着,阿华已经推开她的T恤,在她的胸脯上迫
不及待地亲吻,喘着粗气淫荡地爱抚着她的乳房,用嘴巴啜她的乳头,「阿华!
……感觉真好!」她颤抖着喃喃地说。
阿华把湿漉漉的嘴唇从她的乳头上挪开,用粗哑的声音回答她:「我知道妳
喜欢这样,当我吸你的乳头的时候,你的小穴就会变湿!」
「我就要失去你了,阿华。」菲菲伤心地流着泪说,「我不能沒有你……」
她哭了,她无法想像沒有他会是什么样子。
「別想了,好吗?」他柔声安慰她,阿华也很难过,「什么也別想,只要享
受,享受我的大鸡巴!」他喘着粗气淫荡地说完,低头又把菲菲坚挺的乳头含在
温暖的口腔里,粗大的肉棒在裤裆里不安地悸动着,摩擦着她瘙痒的阴部。
菲菲开始低声呻吟起来,全身的肌肉紧绷起来,柔软的身体变得硬硬的。
    当她终于放松下来的时候,阿华已经不在吮咂她的奶子了,他开始解开她的
腰带,解开紧身牛仔裤的钮扣,「嗤啦」一声拉开了拉鍊。他拉着紧身牛仔裤一
路滑过少女修长的双腿,从她的脚踝上脱了下来,他能看到那条鲜红的肉缝已经
微微裂开,里面湿哒哒地泛着亮亮的光泽鲜红的肉缝,穴口上沾着乌黑捲曲的阴
毛。阿华站了起来,准备开始脱下自己的裤子。
「哦!不……」菲菲从床上瞥见他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裤带,慌张地挣扎着叫
起来,「让我来帮你!让我来!」
她坐在床沿,伸出柔软的手来拉开阿华的拉鍊,温柔地把手掌覆在内裤的隆
起的小帐篷上轻轻地抚弄着,用掌心感受那团坚硬的肿块的形状,它正在「突突」
的跳动,就快要跳出内裤的束缚了。
「亲爱的……」她仰起头来看了看阿华的脸,他正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脸上涨得通红,「准备好了吗?」她沖着他莞尔一笑。
阿华点了点头,蹙着眉轻声哼着。他的小腹在发烧的,内裤里的肉棒也烫乎
乎的,菲菲担心精液溢出来,沾湿了他的新内裤──看样子是新买的。
「我要把它拿出来,阿华。」可爱的少女抓住他的内裤,和他的裤子一起快
速地往下拉。当他的裤子被褪到了大腿上,粗大的肉棒从内裤里跳脱出来,在菲
菲的面前颤动不已。马眼就像一张细小的嘴巴,里面已经有亮晶晶的汁液流出来,
扯着长长的丝缐滴落在地板上。
「你的鸡巴真大!」菲菲不是第一次看见他的肉棒,可是还是忍不住啧啧赞
叹,她伸出柔软的舌尖来截住下落的汁液,灵巧地在龟头上轻扫了两下,把龟头
上的残留的精液卷到嘴巴里,「我喜欢你的精液的味儿,你的大鸡巴是我的,我
一个人的!」她砸了砸嘴巴说,似乎刚刚吞下的是蜂蜜。
她正准备吸吮他悸动肉棒,阿华低头爱怜地看着这张俏美的脸庞,只有他才
知道:菲菲天使般纯净的外表下,藏着多么淫荡的欲望,特別是她的口活,每次
都让他销魂不已。她很喜欢这样!如果他让她开心了,他可以获得抽插她的嘴巴
的权利,她可以吞下一整根长长的肉棒,直到龟头抵住她的喉咙。明天菲菲就要
走了,他也许真的会想念她的嘴,会想她那紧紧的小穴的。
菲菲熟练地握着灼热的肉棒,它正在手心里不安地颤抖着,她伸出长长的舌
头把头凑过去接在光滑的龟头下面。她用拇指按住龟头下面的动脉,开始缓缓地
抖动起来,越来越多的透明的液体从马眼里面流出来,扯着亮亮的丝缐落在她的
舌苔上。她喜欢这种味道,有点咸有点腥,混合着乳酪的香味和麝香的气息,这
些味道是如此甜美,让她着迷,所以她一滴也不放过,悉数捲入口中吞了下去,
喉咙在吞咽的时候发出「咕咕」的轻响。
「我要……你的大鸡巴,我要舔它,咂它……」菲菲舔干净龟头颈部残留的
汁液,用少女特有的那种性感的嗓音喃喃地说,「我还要它……日到我的小穴里
来,就在今晚!」
他想回答,可是舌尖触击在他的龟头上的那一刹那,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
让他止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哦……哦……骚货!」他无助地呻吟着,喘息着,
任由这个淫荡的小妖精摆佈。
菲菲抚摸着他肉棒根部饱满的阴囊,满意地说:「你看,里面存积了满当当
的精液!我要全部吞下去。」她扳着他坚硬如岩石的肉棒,张着嘴巴靠过去,
「噢……不,今晚我要你射在我的骚逼逼里,全部射进来!」她想了一想,又改
口说。
阿华一动也不动,表情凝重地注视着她的女孩,注视着少女那俏美的脸庞。
它的肉棒紧张在她的手中有力地跳动着,菲菲伸出舌头她的上嘴唇舔了一圈,把
嘴巴张大成「O」字形,开始一点点地凑近他的如蘑菇般的龟头,柔软的嘴唇贴
住光滑的龟头,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吞了下去,像条蛇在将整个猎物吞下那样,她
的嘴巴被大大地撑开了,鲜红的阴茎一寸一寸地慢慢消失在她的嘴巴里。啊!火
热的口腔!啊!潮湿的舌头!
一俘获男人的肉棒,菲菲显得异常激动,衔着粗大的肉棒从床上蹭下来,跪
在阿华的前面,准备大展身手──她很清楚她口交的技术给他带来的快乐,不比
自己从他身上获得的快乐少。
    第一次和阿华约会的时候,她就发现他有根很棒的鸡巴,从那时候开始,每
次约会她都要至少要求他给她吸上一次。她开始勐吸起来,脸颊上的肌肉随着抽
吸向内贴紧,不一会儿又缓缓地吐出来,这样缓慢地吞吐了七八次,直到口腔里
充满了唾液和精液,她才开始加快速度前前后后地吞吐起来。肉棒在口腔里欢快
地进进出出,终于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来了。
「噢……菲菲。」阿华浑身燥热,仰着头呻吟着,「骚货……我喜欢你这样
……骚货……再深点啊!」他低声骂着,伸手摸着她柔软的头髮,手指插在她的
髮丝中。
像往常一样,菲菲一如既往地得心应手,她扶着男人的腰胯,开始用舌头搅
动那如钢似铁大肉棒,在跳动的龟头上热情地??吸吮着,兴奋的快感像浪潮一
般在从胯间向阿华的全身扩散开来。他的大肉棒终于她的嘴里滑脱出来,她火热
的嘴唇像火苗一样,沿着湿漉漉的肉棒燎下来,一直燎到了坚硬的肉棒根部皱巴
巴的的皮肤上。
    从他浊重的唿吸和颤抖的臀部来看,他完全沈浸在了她的舌尖上──小巧的
舌头控制了这强壮的身躯。
「我接下来要继续嘛?」她歪着头调皮地逗他。
「如果你还要那样做,最后都会射在你的嘴巴里!」他呻吟着对她可爱的女
孩说。
「再要一点点嘛,一点点就够了!」她撒着娇央求他,嘴唇再次移到悸动龟
头上。
这次菲菲的嘴唇沒有四处游动,只是把舌尖抵着马眼,把阿华的肉棒含在花
瓣一般的嘴唇间。阿华握着她的头固定住,缓缓地朝里面推进去,只推到她的喉
咙深处,再也不能前进才停下来。菲菲听到他口中发出急促的「咝咝」声,便开
始摇动脑袋准备吞吐起来。
「咦,亲爱的!」阿华颤抖着尖叫起来,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濒临爆炸的边缘,
赶紧紧紧地握住她的头不让她动,「停一下,我有点……感觉要来了!」他说。
菲菲只好把肉棒吐出来,「好吧,宝贝。」她站起来无奈地说,「我想幹……
想幹你的大鸡巴!」她吃吃地笑着说。
她抓住他的手带到床边来,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轻轻一推,阿华闷哼一声仰面
倒在了床上,她迅速地爬上床去骑在她的大腿上。被她吮吸过后的大肉棒油乎乎
地在灯光下泛着亮光,像一尊小钢炮似的矗立在她湿漉漉的阴道面前。
「我憋不住了!」她叫起来,像个贪玩的小女孩一样懊恼地说,「我等不及
了,我需要你的大肉棒,现在就要!」她希望他还能坚持到最后。
阿华看着菲菲擡起臀部悬停在他高耸的肉棒。骄傲的肉棒杵在阴阜上,就像
被一把柔软的刷子刷着似的,这种感觉美妙极了。他屏住唿吸等待着,看着她扶
着躁动不安的肉棒,按向粉红的裂缝,浑圆丰满的屁股慢慢地朝胯间垂下来。
她松开握着肉棒的手,双手撑在阿华的胸膛上,硕大的阴茎头陷入潮热的缝
隙,挤开柔软的阴唇灌入进去,小穴四壁的肉舒展开来,迎接着粗大的肉茎。菲
菲闷哼一声,身体开始兴奋地颤抖起来。
粗大的肉棒像一根结实的树桩,完完全全地整个儿进来了!她再次拥有了他
的身体,颤抖硕大的龟头埋在她紧张的小穴里簌簌地颤动,他开始挺动着着臀部,
开始在少女的阴户进进出出地抽动起来,刮擦着光滑阴道四壁。
「幹我吧!骚货,幹我吧!」阿华低吼着,「你的小穴好紧!紧紧地抓着我
啦!骚货!」他艰难地耸动着屁股。
「啊啊……啊!」菲菲哼哼着,为了让它坚挺她已经竭盡所能,她做到了,
现在正是享用它的时候了。
听到女孩的呻吟声,阿华兴发如狂,开始剧烈地撞击菲菲的肉穴,又快又狠,
「噼噼啪啪」的声音在女孩的胯下急速地响起来。
「就这样!阿华,就这样!」她咬着牙尖叫着,「幹我,幹我的骚逼,我要
来了!」
阿华擡起头,低头朝结合处看过去,水涟涟的阴户上上下下地撞击着滑漉漉
的肉棒。粉红的阴唇缠绕闪闪发光棒身,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吞吐他跳动的树桩。
菲菲直起身子,开始转动着臀部挨磨起来,肉棒无休止地撞击着她的肉洞,
让她心惊肉跳而又美妙难言。她从男人的眼睛里看到了兴奋的色彩,他正看着盯
着她的阴户看。两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声,高潮已经离他们不远了。
「幹吧……阿华……」菲菲颤声娇叫着,「你知道……我喜欢你这样幹我!
就这样做……就这样,我就……快要来了!」
阿华当然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骚货,他伸出食指让她在嘴里吮吸着,浸湿以
后抽出来,搂着她的丰满的峰臀掰开,非常小心地插进她紧闭的屁眼的肉蕾中,
潮湿的肉褶紧紧地箍着他的指骨,像一枚肉做的指环。
「就这样,阿华!」她贊许地呻吟着,「这感觉真棒!真棒!」
    他的手指在她的屁眼里插动的时候,菲菲伏在她的身上一动也不动,闭着眼
睛感受着菊蕾里的指骨,紧紧地夹紧双腿,试图重温夹住他粗硬的大肉棒的感觉。
屁眼里很快变得潮湿起来,窄小的孔道变得黏黏滑滑的,手指进出也容易了许多!
菲菲终于到了,阴户里的肉褶紧紧地收缩起来,肉棒感觉到了这种明显的变
化,更加剧烈地跳动起来,暴躁地挑刺着正在达到高潮的穴洞。「天啊!这头精
力充沛的牛,还沒玩够……」她想着,伸出湿湿的的手指去紧紧地按着肿胀的阴
蒂,随着浑身一阵阵地颤动,磙烫的爱液「汩汩」地奔涌出来,打湿了她的手掌,
滴落在男人的胯间。
「唔唔唔……」菲菲把头埋到抱枕上,让声音在安静的夜里不显得那么大声。
她真的很想念阿华,她现在就需要他,需要他在身边。
    可是房间里陌生的一切,还有客厅那头陌生的房间里妈妈的呻吟声,都在告
诉她:「你已经失去了阿华,失去了他的大肉棒,面对现实吧,孩子!」也许她
根本就不是在想他,而是想念他的大鸡巴给她带来的快感!
她知道自己必须甩脱对阿华的思念,菲菲一只手抚摸着她勃起的阴蒂硬碟,
另一只手移到乳房上揉捏着捏,是不是地用力拉扯着肿胀的乳头──她需要更多
的快感,来沖淡她对他的思念。
她瞥了一眼娇嫩的乳头,更加快速地揉搓起来,小穴里的爱液像春潮一般开
始氾漤出来,从湿漉漉的沟缝里朝外流淌,流了一旮旯黏黏滑滑的淫水。
她咬着嘴唇不让呻吟声洩露出来,揉捏乳房的手也加入进来帮着分开阴唇,
给另外一只手的手创造更大的空间。她伸直直两根手指,并起来插入湿润的肉穴,
使用和阴蒂上的手指相同的节奏在里面抽插着,手指摩擦着阴道壁的汁液发出
「啧啧」的声响。
    菲菲的脑袋在枕头上来回磙动,当她把手指更深地陷入了她的渴望的阴道深
处,温暖的膣道中强烈的快感宣佈高潮即将来临。
随着摩擦力度的加强,阴蒂肿胀得不可能再肿胀了。她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
──双腿突然绷得直直的,盡可能地朝两边伸展开来,四肢着了魔似的抽搐起来,
一下一下地的颤抖着,电流一般的快感从阴蒂扩散,穿过温暖的肉穴,在少女火
热的身体里四下乱窜。
    菲菲蘸起阴道口氾漤出来的爱液,抹在勃起的硬硬的阴蒂上。两根手指分开
肥厚的外阴唇,手指加快了速度和和适当的力度,疯狂地按摩肿胀的阴蒂,臀部
及时地挺着迎凑上来。
「噢──!」她喘息着,忍不住轻声哼叫出来。就快来了!快来了!她想。
此刻她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她的指尖继续转着圈儿摩擦火热的的阴蒂,突然一个激灵,仿佛像是有一颗
蓄谋已久炸弹从身体深处爆炸开来,菲菲大腿的瞬间合拢来,紧紧地夹住了她的
手──高潮就像是海浪如期而至,一波接着一波地朝她扑过来,前一波的势头正
在减缓,她还来不唿吸,下一个在又迎头砸了下来。
菲菲把沾满爱液的手指从肉穴里抽出来,移到其中一只完美的乳房上,清晰
地感觉到乳头还在鼓胀的乳房上上不断地突出来。
她的身体松弛下来,如释重负般深深地叹了口气,就像在睡梦里一样,用发
粘的手掌揉了揉柔软的乳房,胯间湿糟糟的,湿透了的阴毛凌乱贴在阴阜上,凉
飕飕的。
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了,她想。菲菲心里很清楚,沒有了男人的
肉棒,她不可能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
    更要命的是,和阿华在一起的日子,隔三差五地就幹上一次,她习惯了想要
的时候她就能得到的性爱。也许是因为年轻的身体里埋藏着此起彼伏的欲望,需
要经常借助男人的肉棒及时地抚慰。
    当她的脑袋开始变得迷迷煳煳之前,她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明天,也许能
在新邻居里物色到一个人来填补她空虚的心灵,满足她的需要。
        
                                 【完】